<rp id="t8bjz"><meter id="t8bjz"><menuitem id="t8bjz"></menuitem></meter></rp>

  1. <blockquote id="t8bjz"></blockquote>

      <var id="t8bjz"></var>

  2. Load mobile navigation

    大连最早的古人类遗址古龙山遗址成“湖中孤岛”

    巨型沙丘旁是被折断的刻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

    巨型沙丘旁是被折断的刻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

    在瓦房店市祝华办事处龙山村村头,小山丘静卧在一汪湖水中,湖边堆起高高的沙丘。要不是附近居民介绍,记者很难想到,这里曾是大连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古人类遗址——古龙山遗址。6月20日,记者在这里采访时发现,整个古龙山遗址如今已经被破坏殆尽,其山顶部分成为“湖中孤岛”,杂草丛生的湖边堆满了巨型沙丘,刻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被折断后随意扔在一旁,再也没有洞穴遗址的影子。

    沙堆下的石碑刻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沿着颠簸的小路,车子艰难的驶进了瓦房店市祝华办事处龙山村,一湾碧水出现在眼前,一座小山丘静卧在一汪湖水中,湖边堆放着几座巨大的沙丘,四处杂草丛生,围着沙丘转了一圈,记者看见一块被折断的石碑被埋在沙堆旁的石砾中,用手抹去上面的土灰,才看清上面的字:“古龙山遗址”,石碑上的字显示,该遗址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石碑立于2012年9月8日。

    发现这块石碑的是瓦房店市民王先生,他告诉记者,每一年夏季来临时,他都会和同伴相约来这里游泳,去年11月份最后一次来到这里时,还是好好的,今年到这里一看,湖边不仅多了几座沙丘,连去年新立的石碑也被破坏后扔在了一旁。

    “我一看石碑上刻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几个字,这里原来是一处古遗址,那应该是很珍贵的地方。”王先生说,他记下遗址的名字后回家一查,结果让他吃了一惊,古龙山遗址至今已有1.7万年的历史,是大连地区发现的最早的古人类活动遗址。

    古人类遗址成采矿现场,被挖二三十年

    如此重要的遗址,为何会沦为沙场?看着四周堆放的成堆石块,王先生最担心的是,沙堆摆放在这里之前,古遗址是否已经遭到了挖掘破坏?“我在网上查到古龙山遗址是一处洞穴遗址,这样长期被巨型沙堆压着,洞穴被破坏也是早晚的事。”王先生十分担心。

    环顾四周,除了这块被破坏的石碑外,这里几乎看不出任何文化遗址的痕迹,周围的施工场地却一目了然。据紧靠遗址西侧的几户人家介绍说:“有人一直在古龙山这儿挖石灰石,因为挖空了山就流出了地下水,变成这片湖。”据居住在附近的百姓说,这个矿已经挖了二三十年,而古龙山遗址发现至今也不过33年。

    “这个地方的工地几年前才开始停工,因为已经没什么可采了,水下都挖了7米多深。还炸了几次山,也许是想把这里的石灰石挖干净。虽然这里被破坏严重,依然能看到几个残缺的山洞。”村民们说。

    回应:

    遗址已成废弃矿坑

    “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是刻错了

    昨天下午,记者为此联系到瓦房店文物管理委员会,古龙山文化遗址负责人解释说,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古龙山遗址早已被挖掘殆尽,再加上这几十年来的矿石开采导致地下水上流,古龙山遗址早已名存实亡,变成了一片汪洋。如今,矿石也被开采尽了,这里就变成了一个废弃的矿坑,湖边堆放的沙堆正是修葺矿坑所用,修葺矿坑工程还没有结束,所以,那些沙子一直堆放在那里。

    “遗址的山洞里的确曾经发现了很多珍贵的旧石器时代化石,但现在遗址已经被挖空了。”而关于石碑的说法,该负责人表示,石碑上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是立碑时刻错了,尽管古龙山遗址历史价值奇高,但由于早已被破坏,因此并没有被评为任何等级的文物保护单位。记者从大连市文广局了解到,古龙山遗址确实不属于省级保护遗址,那个碑可能是立错了。

    据资料显示,古龙山遗址为旧石器晚期的洞穴遗址,发现于1981年,遗址中原始人居住的山洞里曾发现了人工打制的石器和大量的兽骨,并有人工用火的痕迹。在上个世纪80年代,古龙山遗址的挖掘和大量古动物化石的发现曾引起了全国各方面专家的高度重视。

    有专家认为,古龙山不仅填补了大连地区石器考古的一个空白,而且对于研究碎骨形成、古代人类对骨骼的利用以及埋藏机理都是宝贵的材料。遗址中先后出土了一万多件动物化石标本,如此丰富的远古脊椎动物化石在国内外极为罕见。具有如此重大意义的遗址如今变得面目全非,不免让很多人扼腕叹息。(大连晚报 宁夏 张雅 李传报)





    上一篇 下一篇
    亚博体育是违法的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